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】(29)【作者:QM1255】
【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】(29)【作者:QM1255】
字数:609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(二十九)夏令「淫」

  一觉醒来,天还未大亮,我坐起来,看看床边的闹钟,只是6点半的光景。
  这一年,我们两家父母的单位都迁了新址,离家并不算近。

  早上6点钟,父母们就得出发,自然没有时间为我们两个成年人准备早餐,而且中午也不会回来了。

  暑假里,我已经习惯了为了给秦语准备早餐而早起。之前,我会在早餐准备完成时将秦语叫醒。但今天,我并不打算这么做。

  我洗漱罢了,整理好衣服,推开窗子,破晓的鲜活空气从窗外涌入。

  新鲜的空气让我无心在家做早餐,带上钥匙,我轻轻走出了家门。

  我出了小区,穿过几个街口,到了秦语惯常吃的那家包子铺,买了包子,又顺带买了一些中午要用的菜,带回去。

  可能是因为常年的压力,秦语的睡眠质量其实并不好,时常一些轻微的噪音都会让她惊醒。我也经常在自己家准备早餐,准备叫醒秦语的时候,因为开她们家的门而把她弄醒。

  所以,我故意把脚步放的很慢。

  路上,我不禁又开始胡思乱想。

  慢慢地,我晃到了家门口。

  思来想去,我打开了秦语家的门。

  她家里自然是空无一人,我拿出盘子,将包子装好,坐在餐桌旁,不由得歎了口气。

  我发着呆,耗着时间。

  突然,那个可怕而又熟悉的声音再次在我耳畔响起。

  「要我说啊,你和那个杨译婷多好啊。」

  「你……你怎么又来了?」

  「之前我觉得我都快成功了,没想到啊,功亏一篑。」

  「什么成功?你什么意思?」

  「我当然不想看你们在一起啦,不过,别问我为什么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哼,怎么不说话了?你看,你连家门都不敢进,怕把她吵醒,这说明什么?你给不了她安全感。如果真的是她最适合的,她应该睡得很香啊。」

  「你懂什么?」

  「好好好,我不懂……」

  「咔哒——」开门声将我从胡思乱想中拽回了现实。

  我站起来,是秦语。

  「语姐,你醒了,我还准备去叫你呢。」我笑着说道。

  「你还真在这啊,哈哈哈。」秦语也笑着。

  我简单打量了秦语,昨晚的睡裙装已经脱下了,她已然换了身行头,不过却是更加的惹火。

  秦语的头发有些蓬乱,久未修剪的刘海已经盖住了她的眼睛,上半身只有一件白色抹胸内衣,下半身则是白色的平角紧身内裤,这一身将秦语修长的身形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「你什么时候醒的啊?」我问道。

  「嗯,有一会了,我看你不在,我知道你肯定出去买吃的了,就先洗了个澡,看你还没回来,就想着是不是到这来了。过来一看,我还是很聪明的嘛。」
  秦语半开玩笑着说道。

  「不是怕把你吵醒嘛,想让你多睡会。」

  「没事没事,今天比前段时间睡的都好。」

  我听着秦语的话,心里不知为什么很舒坦,不禁泛起微笑。

  「刚买回来没多久,赶紧吃吧。」

  「嗯嗯。」

  在我面前,秦语吃东西往往放得很开,但我却觉得她的狼吞虎嚥反而也很可爱。

  我一边吃,一遍看着秦语,她包着食物拼命嚼着的样子,让我不禁有一种咬她一口的冲动。

  「对了,语姐,你说这两天带我玩,玩啥呀?」

  「急啥呀,吃完跟你慢慢说。」

  一顿简单的早餐很快结束了。

  我迅速将盘子收拾好。

  「钱同学,我之前跟你说的Ricky姐的事你还记得吗?」

  「嗯嗯,记得记得。」

  「3天以后就开学了,我准备后天去T市接他们,然后再去J市回学校。」
  「好啊,我跟你一起去。」

  「其实,我的想法是,你能不能帮我把东西带到学校去,到时候我们在学校汇合……」

  我有些诧异,秦语也读懂了我的表情。

  「你知道的,我这次带的东西挺多,你帮我带一部分,你的东西大部分都在学校,也没什么要带的……」

  「那你……」

  「我没事,T市也去过好几趟了,你放心吧,不行你问问刘克和梓娜他们,和他们一起去?」

  「那倒不用,我主要是担心你,你既然说没事,那就这么定了。」

  「你去学校之后,再帮我在学校旁边订个宾馆吧,他们几个一开始去,肯定要先住一段时间宾馆的嘛,两个房间就行。」

  「嗯好,没问题的。」

  秦语的笑容让我很欣慰。

  「好啦,」秦语伸了个懒腰。「正事就这么多啦!」

  「那我们玩什么呀?」

  我坏笑着问道。

  「玩之前,问你个事。」

  「又有事?」

  「怎么感觉,钱同学,这么不耐烦呢?」

  「啊?没有没有,怎么会呢?」

  「好,权且相信你一次,」

  秦语也坏笑着。

  「听说钱同学英雄救美,是不是啊?」

  听到秦语这一句话,我脑袋「嗡」地一震。努力掩饰的东西,她居然早就知道?

  但是,我的疑惑早已被秦语看穿。

  「别装了,梓娜那张嘴,你知道的嘛。」

  「嗨,也……也没啥……没啥……」

  我开始有些语无伦次了。

  「不就是你们队长的妹妹嘛,我见过的,挺可爱的女孩子。」

  「你见过?」

  「对啊,你们训练的时候,我在旁边看嘛,她也在旁边看,我听杨学长叫过,只不过我没跟她说过话就是咯。」

  这一下,我彻底凌乱了,不过秦语的话像连珠炮一般,一句比一句劲爆。
  「听说你还和那小姑娘独处一室,可以啊,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癖好?下次我是不是得装嫩了啊?」

  「呃,不是不是,不是你想的那样啦,这个这个,我和她什么都没有啦。」
  「真的?」

  秦语故作生气的样子,放大嗓门,怒目圆睁。但是我却被吓得不轻。

  「真的真的,骗你干什么?」

  「还有吗?」

  「不是啦,她确实说过要追我啊什么的,但我说我有女朋友了啊。我后来就告诉她,如果她可以考上Z大的医学系,我们两个就认她做妹妹什么的……」
  「妹妹?你现在真是出息了啊!」

  「没有没有,我那时候就是,就是安慰安慰她嘛,再说了,她也不一定真的能考上嘛!」

  「要是真考上了,我必须得去会会她。」

  「语姐,你别……」

  「想什么呢,你看看你,你还急了,放心,我知道她。」

  我不敢再多言,不过秦语这种方式却让我心里悬着的那块石头触到了地。
  「呃,我去倒杯水吧。」

  只是过了一会,气氛有些尴尬,我故意找话说。

  秦语没回答,我却没注意到她表情的微妙变化。

  我走到厨房,秦语也跟了进来,我面对着橱柜,踮着脚,拿上面的杯子。
  这个时候,我感受到了背部的温度,一双灵活的手,摸上了我的胸口。
  我几乎没有任何思考,停下了手中的活,转过身来。

  我看着秦语,两人几乎同时傻笑了一下。

  我撩开她蓬松的头发,嘴唇贴在了她的额头上,不过这只是短暂的停留,我的重点依旧是秦语的双唇。

  此时此刻,我和秦语两个人的手都不那么老实,我的双手向下探索着,隔着底裤轻轻地揉着秦语的翘臀,而她竟也在做相同的动作。

  不过,不同的是,秦语更加直接,她的玉手已然是长驱直入,与我的臀部肌肤相亲了。

  我拥着秦语,一步一步,和她抱着,走进了她的闺房。

  还不待我将秦语推倒,秦语先我一步,把我按在墙上。

  我早已熟悉这样的被动。

  秦语撩开我的T恤衫,双手从我的臀部移走,右手停在我的肩膀上,左手则按住了我的胸肌。

  我被秦语这么按着,秦语的左手像是正卡在我和她的身体之间,其实有些彆扭。

  秦语似乎也感觉到了这个姿态带给她自己的不适,将左手抽出。

  说时迟那时快,我趁着这个机会,握住秦语左手,顺势强硬地揽住她,嘴唇却在此时从她的嘴边溜走。

  耳边,秦语的喘息声不停地拍打在我的耳垂和脑后,身体里的欲火也在这吐息之间被渐渐唤醒。

  我的嘴唇在她的脸颊上肆意游走着,从她的嘴唇开始,经过她的下巴,轻吮着她修长的脖子。

  秦语自然知道我觊觎着她那敏感的耳垂,她灵巧地扭动着自己的脖子,我则配合地追捕着,看似又是一番精彩的追猎好戏。

  不过,我的最终目的却并不在此,秦语的警备系统显然在这个时候有些失灵。
  瞅准时机,我向前推着秦语走了两步,她的腿被床抵住,身体自然地倒在了床上。

  「哼啊——轻点嘛……」

  秦语娇嗔地说道。

  我没有回答她,只是专注与我的计划之中。

  其实,我并不急於在这个时候就过早地步入正题。

  今天,秦语这惹火的一身装扮我还没有尽情欣赏,我又怎么能善罢甘休呢。
  我爬上床,手自然而然地抚摸起秦语光滑的美腿来,嘴也吮着她小腿上的肌肤,生怕遗漏了任何一个位置。

  「哼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  秦语娇喘着,她并没有抗拒。

  只是,她的腰肢开始随着我的爱抚而扭动着。

  见秦语享受其中,我放下了心里最后一丝顾虑,手开始向上探索,在她的大腿内侧随意游走,嘴也跟着手,开始向上添吮。

  每当经过她大腿内侧深处,我故意微微吐出舌头,用舌头的边缘刮着她的肌肤。

  每一次刮蹭,都会收穫一声令我兴奋不已的娇吟。

  「哼啊……哼……哦……嗯嗯……」

  屋里的温度此时并不算低,加上这热辣的挑逗,我和秦语身上已经蒙上了一层汗珠。

  身体和环境都越来越燥热,我也开始渐渐向更高处探索。

  我顺着秦语的身体,继续向上爬着。

  这一次,我停留在了她的腰部。

  那一朵美丽的玫瑰花上,已经有了一些清晨的露水,那是秦语的汗珠。
  我不由自主地吻了上去,用舌尖在花蕊处画着圈。

  秦语现在想必是承受了多重的考验,被我挑弄的痒、越来越空虚的身体,都化作鼻腔中越来越重的鼻息和一声声的娇喘。

  「哈啊……咿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哼嗯……」

  身下的尤物此刻已是饥渴难耐,但我依旧不紧不慢。

  秦语的手不经意间放在了自己的裆部,双腿也不由自主地夹紧,这些变化都被我看在了眼里。

  不过,秦语这次出人意料地没有多加反抗却是让我十分意外的,我见时机成熟,乾脆更加直接。

  我又向上蠕动了一段距离,而此刻,我的眼前就是被抹胸内衣包裹着的圆球。
  我没有选择脱下她的衣服,而是隔着内衣,夸张地在她的乳房上舔了一下,想故意试探一下她的反应。

  「哼哦……讨厌啦……」

  秦语的娇哼使我又有了坏主意,我用右手把握住她的一颗玉兔,轻轻地按摩着,另一边依旧隔着衣服,舔弄着那早已充血站立起来的蓓蕾。

  我知道这样无异於隔靴搔痒,但这就是我的算盘。

  对於秦语而言,在她倒下去的那一刻,已不存在所谓理智了,现在的她更是由情而动,由欲而为了。

  果不其然,不等我多加逗弄,秦语自己撩开了她的内衣,她的巨乳完美地将内衣卡在了胸部的上方,也给了我发挥的空间。

  现在,没有了那层衣服的阻挡,我一口含住了那颗乳蒂,舌尖在口腔里面搅动着,轻咬着蓓蕾。

  这一招可谓是屡试不爽。

  「哼哦……嗯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轻点……轻点……哦……咿呀……」
  每一次的轻微咬合,都会让秦语呻吟一次,而她的腿此刻似乎夹得更紧了。
  这样的调情随没有持续太久,但足以让秦语的脸颊和胸前的皮肤变得潮红。
  我放慢了动作,离开了那对让我有些不舍的傲人双峰。

  我再次向下蠕动,这一次,淫靡的气息开始钻进我的鼻子。

  当我打开秦语双腿,秦语才后知后觉。

  「哼……亲爱的……不要走……」

  此时,我已将她的底裤脱到了她的脚踝处,故意不将其彻底脱下。

  我慢慢地把头埋进了她的双腿之间,那熟悉的气息却已是阔别许久了。
  对於我来说,此时此刻的我在这股淫靡气息的包围下,也开始失去了头脑。
  我的舌头在这个时候又派上了用场。

  我先用手指撑开了她的小穴,随即,舌尖灵巧地探入其中,漫无目的地在小穴里面搅动起来。

  而也是正当我的舌尖探入秦语小穴的时候,秦语不由「啊——」的惊叫了一声,与此同时,她的双腿紧紧地夹住了我的头,小腿强有力地剪在我的后背上,似乎是生怕我逃离这危险境地。

  「哼……嗯嗯……哦……咕……嗯嗯……哼嗯……哦……咿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咿呀……」

  秦语富有节律地呻吟着,在这样的「背景音乐」下,我也是更加地卖力。
  我的舌尖依旧在她小穴的入口处不断舔弄,而我的手此刻也不闲着,开始按摩起那颗已然充血的阴蒂。

  这一招可以说是立竿见影,秦语的呻吟在这样的双重刺激下,更加得骚浪了。
  「哼哦……咿呀……咿咿……啊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咿咿啊……好棒啊……
  亲爱的……哈啊……舔……唔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舒服……「

  我依旧保持着我的节奏,只是秦语的腿现在是越夹越紧。

  「咿呀……啊……好痒……啊……咿嗯……啊……哦哦……好……啊……哦啊……要……要到了……要……哦哦……到……啊……来了……来了啊……」
  一时间,秦语将我死死地锁在着狭小的区域里,我的嘴顺势拼命在秦语高潮的小穴里吸吮着,秦语的呻吟声也在这个时候来到了第一个高潮。

  秦语很快就泄了劲,我从她的双腿中解放了出来,或许是之前铺垫得十分充足,这一次的高潮似乎耗费了秦语很大的体力。

  但我却决心不待秦语恢复,就再添上一把火。

  我侧躺着,用嘴含住秦语右侧的乳头,右腿跨在秦语的大腿上,右手则顺着刚才高潮过的阴道,轻松地进入了秦语的身体。

  或许是高潮余韵未散,我轻松地找到了那拥有着不同褶皱的神奇地带。
  认准了目标,我没有多余的缓冲,直接高速地扣弄起来,并且速度不断加快。
  秦语显然没有想到我有如此招数,刚才一次高潮就有些疲劳的她,现在又受到了一次巨大的体能挑战。

  「哼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嗯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  现在,秦语口中的话已是含糊不清,更多的还是一声声的浪叫。

  这样的手段,恐怕任何一个女人,尤其是如秦语这般敏感的女人,都撑不了太长的时间吧。

  不出三分钟,秦语再次被送上了山巅。

  「哦……哦……哼……嗯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不……不……哦啊……不能…
  …哦嗯……嗯……咿…………啊……咿……不……啊啊……咿咿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「

  秦语的身体一阵如电流涌过般的抽搐,我的手顺势抽出,一股透明的液体从秦语的私处喷涌而出。

  秦语的小腹随着她的气息上下移动,而她现在已经是满身的香汗,脸颊此刻也已是绯红了。

  今天的我,也像是完全进入了状态,不过,属於我的高潮还没有到来。
  秦语现在已经是精疲力竭了,遭受了两次凶猛进攻,她的体力已经耗尽了。
  我把她扶起来,头发已经被汗贴在了额头上,嘴巴也因为高潮而微张。
  我将她的短裤彻底脱下,但上衣依旧留在胸前。

  我坐在床上,将秦语抱起来,坐在我的身上,秦语绵软无力地倒在我的怀里。
  从床边的抽屉里,我拿出安全套,掏出蓄力已久的铁棒,迅速戴好。

  秦语的头搭在我的肩膀上,我扶住她的头,另一手托住她的腰,藉着大量淫水的润滑,完全勃起的肉棒轻松地挤进了她的小穴。

  小穴滚烫的温度瞬间融化了我,我将秦语面对着我,忘情地吻了下去,而下体处也开始了抽动。

  秦语的双腿依旧夹着我的后背,不过却早已没有了刚才的力道。

  我的嘴和秦语的嘴,无论是上面的,还是下面的,现在都开始了专属於他们的交合。

  我慢慢地一次次抽插着,秦语的嘴被我死死贴住,只能发出「嗯嗯」的鼻音。
  我原以为,已经忍耐许久的我会先缴枪投降,但让我没想到的是,秦语的私处却毫无征兆地猛烈收缩起来,肉棒受到了如此刺激性的压迫之后,再也无法忍耐了,一股股温热的精液喷射而出。

  这一次,我没有如往常一样让秦语吞饮这些液体。

  我让肉棒从秦语的私处滑出,将秦语抱起,平躺好,取下安全套,丢进了垃圾桶。

  经过这一番大战,我也有些累了,躺在了秦语的身边。

  耳畔,娇喘声渐渐平息。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